马上进入小苍和香

5.0

主演:未知

导演:未知

马上进入小苍和香剧情介绍

说电影《睡 详情

电影 睡美人

Sleeping beauty



澳大利亚电影《睡美人》开始那个男的把一根导管放进女主角的喉咙里是什么意思啊?

第一个故事:度妍的记忆。电影海报在某个午后,一个人在家的五年级小女孩度妍不顾家中铃声大作的电话而在似睡似醒之间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而脸上是紧张与期待的皱眉……外婆逝世的噩耗传来,度妍跟随母亲回到了乡下参加外婆的葬礼。一直都不曾哭泣的母亲,颓丧古怪的舅舅以及比自己大一岁却比自己高30厘米的堂兄,度妍在外婆生命终结的最后仪式上开启了自己的生命之门。母亲和舅舅一直以来的对话都暧昧不清,似乎其中隐藏着某段秘密,而母亲与父亲的离婚也疑点重重,可是度妍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她只是对自己的堂兄有着特殊的好奇。在清晨醒来,和堂兄住在一个房间的度妍在堂兄的目光下转身又一次皱起了眉……送走了吊唁的客人,余下的人都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看着无聊节目,度妍起身离开了房间,在看门的那一瞬,她回头望了望专注于电视的堂兄,脸上心事重重。一个人在屋外坐着的度妍遇到了母亲的情人,也看到了雨中那个人的离开。稍后出来的堂兄带着度妍溜进了没人的学校,在五年级二班的教室里,这两个孩子像成人般从容地踏上了性之旅……第二天,度妍发现自己来了初潮,而昨天还很温柔的堂兄却对自己表现出了冷漠和不耐烦,在分不清是黄昏还是黎明的时刻,度妍一个人骑着刚学会的自行车在乡间狭窄的小路上渐渐行远……第二个故事:伊礼的愤怒。伊礼是个表情木讷的乡下女人,养着一群鸭的她要照顾年老痴呆的父亲,还要忍受同村女人对自己的嘲笑,生活已然不易的她在某个早晨发现自己的丈夫抑或是情人(该处交代不清)偷偷溜走了,在这个时候因为禽流感的肆虐,她辛苦饲养的鸭群又要遭到强行掩埋,而她唯一的亲人父亲又像个恶魔一样折磨着她,在一次给父亲洗澡的时候,父亲居然把伊礼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下体上,他的嘴里喃喃着,脸上一副享受的神情……愤怒的伊礼在掩埋了鸭子之后再一次给父亲洗了澡,躺下的父亲又一次把她的手抓了过来,伊礼起初本能地把手抽了出来,可是在呆立片刻之后,伊礼主动将手伸进父亲的裤子里……接近黎明的时候,伊礼父亲的脸被曙光笼罩,而侧卧在一边的伊礼则在隐隐啜泣……第三个故事:苏瑾的血。来自中国朝鲜族十七岁的少女苏瑾为了让母亲能如愿移民南韩,她被一个小流氓卖给了一个南韩乡下的恶棍。以养女身份入住的苏瑾在第一天晚上就被养父夺去了贞洁,之后还承担着繁重的家务和农活。养父还有一个孙子,这个眉目俊朗的少年对苏瑾的到来不闻不问,他从不和家人吃饭,很早就出门,而彻夜不归。怀孕了的苏瑾常常在养父发泄完兽欲之后沉沉睡去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到附近的小树林里哼唱。一天,她发现昏倒在树下的少年,而少年的衣襟上血迹斑斑……主动帮少年洗了血衣的苏瑾似乎赢得了这个冷漠少年的好感,他主动帮身形臃肿的苏瑾整理牧场,并且告诉她“鹿角虫也要飞了……”借口要到城里看医生的苏瑾和少年开始了他们仅此一次的奇怪约会。回来之后,苏瑾和少年都被凶恶的养父狠狠地“教训”了一番,晚上的时候,养父报复般地对已经腹似穹顶的苏瑾实施了性虐待……又一次,苏瑾在接近黎明的时候去到了那个小树林,她和少年一起体验了游离在生命边缘的感受,然后在大雨中又笑又哭……回到家的苏瑾和少年又一次遭遇了邪恶的养父,养父如红了眼的禽兽一样狠狠地踢着苏瑾的肚子,一脚又一脚……为了保护苏瑾的少年用刀刺死了他的爷爷,亡命之旅就此展开。故事的最后,苏瑾握着少年的手在一个车站旁平静地让鲜血流满了白皙的小腿……她告别了肚子里的孩子,而她身边的少年如孩子般脆弱。韩国导演李汉娜有女版“金基德”之称,她在这部电影当中用三个隐晦含蓄的故事揭示了性在女性意识里充当的破坏与塑造。影片以童话睡美人(sleeping beauty)为名,在其中的基础细节也体现出了虚幻和真实的交错与消融。在第一个故事当中,度妍在堂兄的帮助之下学骑自行车,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的度妍,小腿上有了上口,急忙跑过来的堂兄用白衬衫盖住了上口,血液反而在堂兄的衬衫上留下一朵绽放的花朵,这朵开放的血之花象征着度妍和堂兄之间的性之初体验的到来,同时,这朵花也就是度妍自己,她即将在堂兄的覆盖下盛开。在那个雨夜之后的度妍发现自己来了初潮,而同样的,血迹又一次形成了一个图形——月牙。月在哲学意象中象征着女性,月即为阴,而月牙的出现则表明度妍作为女性的开始是不完整的,或者说是不够完满的,这从堂兄转天态度的转变就可以看出,这次的经历只是一种游戏,是少年的戏弄。在堂兄离开之后,度妍把他留下来的指甲一片一片的握在手心里,她在心里已经喜欢上了他,只是他并无留恋。这个故事表明了性在男女心中不同的分量和象征,归结在一个很俗的命题上来说就是男人为性而性,女人为爱而性,抑或因性而爱。性意识的觉醒对于女性来说更具有开辟性意义,了解或体验过,女人就会告别女生的心境,她的一切都将不同,而她也要注定孤独地开始青春岁月,这也是在结尾处度妍突然学会了骑车并且一个人驶向远方的隐喻。第二个故事更像是一个女人愤怒而又无奈的独白。在这个故事里,童话色彩出现在伊礼掩埋鸭子的情节上,被痴呆父亲折磨到身心憔悴的伊礼在掩埋鸭子的时候看到了父亲那张惨白的脸,电影蓄意处理成父亲与鸭子一起埋葬,是为了让观众误以为一直困扰伊礼的父亲和鸭子都将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但是一身疲惫的伊礼回到家后还是见到了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的父亲,即使这个老人在这样的时候无助地抱着行将崩溃的伊礼,嘴里哭喊着“妈妈……”,我还是对他充满了厌恶。父亲的存在就是伊礼的挥之不去的噩梦,而那个男人的失踪也是因为父亲的存在,影片当中,伊礼面无表情地质问着父亲:“你就是不想让我高兴,是吧?”影片的最后,当伊礼“顿悟”般地将手伸进父亲的被子里,她成功地说服自己在这场彼此都无意识的强奸里充当了志愿者。很难说清伊礼最后的妥协代表着什么,是对如恶魔般存在的父亲的臣服还是对性最后的放弃,我们只是知道黎明时分哭泣的伊礼,她的噩梦还没有结束。第三个故事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因为她更像是一个童话,有公主也有王子。苏瑾的经历将女性在男权社会力的从属性极端化,是每个人的眼里都是一个凄迷惨淡的世界。母亲为了能移民南韩而将自己的女儿送给别人,这是苏瑾作为一个十七岁少女最初的从属性,她从属于大人的私欲。进入养父家的苏瑾一直忍受着养父非人的虐待,不仅夜夜折磨,第二天还要做沉重的家务,唯一的女性婆婆对此似乎是麻木不仁了,抑或婆婆作为一个女性也只能从属于养父的强权之下,她对苏瑾的遭遇无能为力。在影片当中,睡在地板上的苏瑾如孩童般无辜,坐在一边的婆婆为她拿来了竹枕,这一细节刻画出婆婆虽然心疼苏瑾,但她没有权利和能力改变现状。屈服于养父的苏瑾每夜都会在月光下观察自己的身体,直到有一天肚子在月光之下瞬间膨胀,这个童话般的细节又用到了月亮的象征义,也表明苏瑾远离了她那个年纪的天真和命运。王子虽然玉树凌风,但却是一个软弱病态的少年。父母的早逝让这个少年一蹶不振,沉迷堕落,在树林里,他一次又一次地呼吸煤气,他说“世界游离在我的生命边缘……”这样一个弱者注定不能带给苏瑾拯救,在和苏瑾逃亡到医院的时候,他又一次试图以那样的方式逃避责任和现实。在故事的最后,一直扮演弱者的苏瑾突然变得淡定和从容,她像个母亲般地握住少年的手,并且微笑着让滚烫的血液留下来……这部电影以一贯看似平静安详的镜头记录下了汹涌的人性和无常反复的命运,以性为契机展示了现代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弱势,故事当中的女性都没有彻底觉醒,她们依然按照原来的路线继续前行和忍受,这三个故事都以未完成的状态出现,暗示了女性必须自我救赎,指望男人是不靠谱的。

马上进入小苍和香猜你喜欢